開啟輔助訪問
 找回密碼
 關閉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中國舞蹈家協會官網

趙汝蘅:​藝術創作要保持心靈的干凈

2019-7-3 17:27| 發布者: 朱苗苗| 查看: 3185| 評論: 0

摘要: “什么是初心和使命?對我而言,小時候跳舞,是為了給觀眾看;當了中央芭蕾舞團團長,是為了更準確地把握觀眾的需求;老了、退休了,把過去的創作、工作經歷講出來,是為了分享與傳承。”
轉自中國藝術報


趙汝蘅



藝術創作要保持心靈的干凈

——中國舞協名譽主席趙汝蘅

講述“初心”與“使命”


中國藝術報記者  喬燕冰 

實習記者  王瓊 劇照等來自中央芭蕾舞團




“什么是初心和使命?對我而言,小時候跳舞,是為了給觀眾看;當了中央芭蕾舞團團長,是為了更準確地把握觀眾的需求;老了、退休了,把過去的創作、工作經歷講出來,是為了分享與傳承


趙汝蘅在“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”主題教育系列活動中分享她的創作經歷


7月1日,在中國舞協黨總支舉辦的“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”主題教育系列活動中,中國舞協名譽主席、國家大劇院舞蹈藝術總監趙汝蘅如是闡釋她眼中的“初心”與“使命”,并以兩段參演、創作經典作品的回憶,拉開了“舞蹈名家講紅色經典故事”的序幕。


1978年,趙汝蘅等出演的芭蕾舞劇《紅色娘子軍》劇照(圖片由中國舞蹈家協會提供)


距離《紅色娘子軍》首演已經整整55年了。據趙汝蘅回憶,1963年,周總理觀看了北京舞蹈學校實驗芭蕾舞團(中央芭蕾舞團前身)演出的《巴黎圣母院》,建議劇團排一出反映革命生活的芭蕾舞劇;1964年,革命現代芭蕾舞劇《紅色娘子軍》在天橋劇場彩排演出,周總理不僅認真地觀看了劇目,還給出許多寶貴的意見,“我當時飾演的是跟隨女主角瓊花出逃的紅蓮,周總理認為這個角色是一個‘中間人物’,建議我們梳理故事主線時筆墨更集中一些”。


芭蕾舞劇《紅色娘子軍》劇照,趙汝蘅飾演瓊花(圖片由中國舞蹈家協會提供)


經過反復的修改,《紅子娘子軍》的主線更清晰了,“女主角瓊花在前三場戲里還是個野丫頭,第四、五、六場里逐漸蛻變為一個成熟的無產階級革命戰士,人物是立體的、成長的”。


芭蕾舞劇《紅色娘子軍》劇照,趙汝蘅飾演瓊花(圖片由中國舞蹈家協會提供)


趙汝蘅認為,《紅色娘子軍》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,在于題材與藝術性的高度融合,“它不是純粹的宣傳,而是真正的藝術作品”。《紅色娘子軍》充滿大量生動的細節,每個動作都不是憑空舞蹈,而是緊扣劇情,蘊含著豐富的潛臺詞。“比如最初的設計里,我們想表現瓊花與娘子軍連黨代表洪常青之間的感情。洪常青把公文包交給瓊花,離去時躍到一個小山坡上,回頭深深地看了她一眼。這個回頭就是一個有感情的細節,而瓊花接過公文包的一剎那,也是她作為無產階級革命戰士成熟了的重要標志。”


趙汝蘅、張策、薛菁華等出演芭蕾舞劇《紅色娘子軍》劇照(圖片由中國舞蹈家協會提供)


“這樣一個劇目,你今天看的時候依然會為它落淚。作為最早的參演者之一,我至今還記著每一段音樂、相應的動作,做夢都不會忘記任何一個細節。”趙汝蘅說。


芭蕾舞劇《紅色娘子軍》劇照,趙汝蘅飾演瓊花(圖片由中國舞蹈家協會提供)


回憶起參演《紅色娘子軍》的經歷,趙汝蘅認為,那是一段幸福的、毫無雜念的時光,“跳西方芭蕾舞需要很高的半腳尖,跳這部中國芭蕾舞劇卻經常全腳著地,腳后跟砸到地面上,剛開始特別疼、特別不適應,但這一點也不影響我們的排練熱情;排對打、打仗的戲時,我們都是動真格的,有一次我踢腿用力過猛,直接把團丁扮演者踢骨折了;打起仗來的時候,男演員趴著,女演員就在他們身上翻人墻。這種全情投入的激情,在今天看來是很感人的”。


趙汝蘅、薛菁華出演芭蕾舞劇《紅色娘子軍》劇照(圖片由中國舞蹈家協會提供)


作為職業劇團,中央芭蕾舞團也肩負著帶領中國芭蕾舞走向世界的任務。如何在作品中融入更多獨特的中國元素、反映中國人的現代生活?


擔任中央芭蕾舞團團長之后,趙汝蘅與導演張藝謀合作了現代芭蕾舞劇《大紅燈籠高高掛》。這在當時看來,是一次非常大膽的嘗試,“我們契合點在于,同樣想將中國最古典的京劇和西方最古典的芭蕾融合起來,張藝謀說他想做讓觀眾不睡覺的芭蕾,這點深深打動了我”。


2001年,芭蕾舞劇《大紅燈籠高高掛》排練現場。左起:編導王新鵬、導演張藝謀、時任中央芭蕾舞團團長趙汝蘅、編導王媛媛(圖片由中國舞蹈家協會提供)


趙汝蘅回憶,排演《大紅燈籠高高掛》時,張藝謀寫了十稿劇本,反復修改、斟酌,十分投入。有一次排演,他不斷地調試一層又一層的燈光,熬到凌晨四點,一直到快關工作燈的時候,才終于表示“找到了”。


芭蕾舞劇《大紅燈籠高高掛》排練現場。左起:時任中央芭蕾舞團團長趙汝蘅、導演張藝謀、編導王新鵬(圖片由中國舞蹈家協會提供)


正是由于這種創作上的堅持與執著,芭蕾舞劇《大紅燈籠高高掛》實現了藝術上的突破,為后來更多舞臺藝術的跨界合作起到了重要的先導作用。


芭蕾舞劇《大紅燈籠高高掛》主創人員合影。左起:時任中央芭蕾舞團團長趙汝蘅、編導王新鵬、導演張藝謀、作曲陳其鋼、舞美曾力(圖片由中國舞蹈家協會提供)


“在新時代的背景下,我們要保持自己的初心不改,就是要不急不躁,一步一個腳印地積累、創作。”趙汝蘅說,無論《紅色娘子軍》還是《大紅燈籠高高掛》,都是在一種單純的、沒有功利心的創作環境中完成的,今天的文藝工作者要不忘經典,善于在經典中汲取能量,要深入生活、感受時代,在時代中保持心靈的干凈,讓藝術創作更純凈、更有生命力。


芭蕾舞劇《大紅燈籠高高掛》主創人員合影(圖片由中國舞蹈家協會提供)

關于舞協

中國舞蹈家協會(Chinese Dancers Association,曾名中華全國舞蹈工作者協會、中國舞蹈藝術研究會、中國舞蹈工作者協會),1949年7月在北京成立。中國舞協是中國各民族舞蹈藝術家自愿結合組成的專業性人民團體,是黨和政府聯系舞蹈家、舞蹈工作者的橋梁和紐帶,是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的團體會員。中國舞協在全國范圍表演、編導、理論、教育、編輯、管理及在群眾舞蹈組織活動中卓有成就的專家委員會,在全國擁有35個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舞協及產業文聯舞協團體會員,有5000余名全國個人會員。

訂閱舞協
©中國舞蹈家協會 2001- 2019 京ICP備12020166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1164號 design by zlyon TEL:010-59759846
返回頂部
手机博彩在线官方平台-手机版博彩娱乐平台-十大博彩公司app排名_舞蹈家协会